登录 or

量化炒币机器人:币圈,以和为贵

 王峰维权事件引起全行业的关注,其缘由、过程、结果都充斥着戏剧化因素。在监管部门迟迟未能入场的情况下,行业精英们又始终未能承担相应责任,彼此「以和为贵」不肯撕破脸皮,币圈的生态恶化是必然结果。
从该事件引起的巨大反响来看,这大概是币圈的残酷运作法则第一次大规模在公共舆论场被讨论。
「乡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帐。」这句电影《让子弹飞》的经典台词,由于闹得沸沸扬扬的王峰维权事件,成为许多币圈投资者常常念叨的一句话,背后反映的问题是币圈投资者对畸形行业长久以来深深的积怨。
在电影《让子弹飞》构建的鹅城县社会生态中,按照师爷老汤所述,每任县长买官上任后,都会巧立名目鼓动民众缴税捐款私饱中囊,乡绅率先交钱后百姓只能跟着交,事成之后乡绅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则与乡绅三七分账。县长与乡绅赚得盆满钵满,老百姓则是来回被剥削。
币圈何尝不是如此,多数项目就如同一个县长,跟投机构等利益相关方则扮演着「乡绅」的角色,共同做局打响项目声势、吸引普通投资者入局,此后机构方逢高则连本带利地出局,留下接盘的普通投资方一地鸡毛、巨额亏损。
除了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币种,绝大部分山寨币都是在类似的逻辑下运作,几乎成为行业的潜规则,但行业对此反思与质疑非常有限。
事件发生后,陆续又有许多投资人、投资机构发声,指控Troy项目以及领投机构BlockVC过去的种种收割行为,即便从未听说过该项目的投资者也都极其热衷于参与讨论,俨然成为一次币圈大批判行动。
不难理解,这次王峰维权事件几乎是释放了币圈投资者多年来对项目方大肆收割「韭菜」的积怨与怒火。此前多数普通投资者在巨大亏损下的维权苦于缺乏影响力与有效沟通渠道,大多无疾而终,但此番王峰站出来为自身维权,并以其影响力形成巨大的维权声势,令这些普通投资者看到「乡绅」利益共同体们也并非铁板一块。
所有人都很好奇像王峰这等人物的维权能得到怎样的结果,也很期待这能对其它项目方形成一定威慑,改善行业风气与生态,甚至就如同期待电影《让子弹飞》中土匪张麻子打击乡绅、改变鹅城县长期社会潜规则一般。
但王峰在28日上午的一纸声明令大家都失望了。这份声明初看之下措辞华丽、情真意切,但在多数人眼中都透露着虚伪与妥协,所有人多没有意料到王峰不到2天即与BlockVC、Troy达成共识,不再对项目方进行公开追究,维权行动随即终止。
乡绅终究还是乡绅,并不会因为民众的主观期望有所改变。乡绅间可能产生误会与利益冲突,但他们作为利益共同体、作为这套游戏规则的既得利益方,并不存在根本上的矛盾。
王峰作为币圈精英人物,自然对这套规则熟稔于胸,其维权本质上也是为了维护自身与投资方的利益而不是对行业潜规则有任何意见,在达成目的后选择和解也是情理之中。换言之,这场维权的结果早已注定,正所谓币圈以和为贵,和气生财,所谓的精英们自有其生存法则。
据王峰所述,其共识实验室去年投资的项目仅有Troy带来亏损,为了这单个亏损案例王峰即利用自身影响力大规模造势,并最终得到令其满意的结果。
但反观普通投资者,其境遇几乎是另一个极端:多数投资项目都是亏损、几乎所有维权都没有结果,即便是以跳楼、威胁家属等方式维权也成效甚微,这种不公平固然在社会其他领域也存在,但在币圈仍然达到了极端化的状态。
实际上,币圈的游戏规则是交易所、项目方、机构投资方等诸多利益方共同博弈形成的结果,普通投资者与项目方处于巨大的信息不透明状态,特别是山寨币投资几乎完全是零和博弈的游戏,只要有赢家,就必然有输家。
普通投资者如果不想继续成为输家,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提升自己的认知与操作能力,从「韭菜」进阶为掌握话语权的「庄家」,融入「以和为贵」的游戏规则,二是直接退出这场游戏。
这次维权事件带来的另一影响是,王峰的个性形象也如同他过去投资的币种一般急速崩塌,从代表行业维权的英雄式人物,转变为巧伪趋利的精致利已主义者形象。如今,各大社群都在表达对王峰态度转变之快的不可思议,以及相应的鄙夷态度,甚至杜均也公开称「不会被我尊重」,这不得不令人遗憾。
这里还反映出的问题在于,币圈仍然没有真正的大佬。尽管这个行业已经涌现出不少具有影响力、号召力的人物,享受者行业发展带来的红利,但并没有人能真正承担起对行业的相应责任、为行业发声,乃至形成稳定的价值观与方法论输出,难担「大佬」之称号。
在监管部门迟迟未能入场的情况下,行业精英又始终未能承担相应责任,彼此「以和为贵」不肯撕破脸皮,币圈的生态恶化是必然结果。
如今王峰维权事件已经告一段落,这一度给广大普通投资者带来积极信号与曙光,哪知王峰很快又亲手把这个信号掐灭。
但对于行业,一场显而易见的信任危机正在加速弥漫,并且未来很长时间都不会消散开来。
详细交流请加笔者 CCR智能机器人!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